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中国有嘻哈总导演车澈我们只是在潮流里找到自己的位置许维芝

发布时间:2020-10-18 15:21:12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当年我们做好男儿觉得很先进,现在根本不能看。蒙面系列用了鬼畜和搞笑的内容,现在我们又做剧情式真人秀,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赶上下一个,我们只能逼着自己不断更新。

作者 |齐朋利

在车澈看来,《中国有嘻哈》的成功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这是一个不妥协的产品。

“我们一开始还讨论要不要做经典中文歌曲的HipHop改编,我说不要,这个事情我尝试过,要做就做原创。”就在一年前,车澈做的一档电音综艺《盖世英雄》就是采用了将经典歌曲电音改编的模式,最终无论是收视还是口碑都不甚理想。

这让车澈的内心非常挣扎,他告诉三声(ID:tosansheng),“我在《盖世英雄》上的精力基本是《蒙面歌王》的两三倍,但《蒙面歌王》的市场表现和口碑比《盖世英雄》好得多,这就教会了我一定别妥协。《盖世英雄》就是一方面想做青年文化另一方面又要讨好四十到五十岁的人,本质上是一个平衡和妥协的产物。”

中国有嘻哈 总导演 车澈

但《盖世英雄》与《中国有嘻哈》的出现有着相似的底层逻辑,那就是电音和嘻哈越来越成为年轻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车澈也表示,做《中国有嘻哈》是因为嘻哈到了这个点上。这种判断来源于街舞、DJ、滑板以及潮牌的流行,“这说明人们对嘻哈的生活方式是接受的,只是还没有认知到这个东西的本源是嘻哈。”

同时,作为一个习惯看微博的人,车澈注意到粉丝数在两万到五万之间的地下嘻哈音乐人每条微博下面经常有四五百条留言互动,这一数字远高于拥有百万粉丝的明星的微博留言,通常百万粉丝明星每条微博留言只有一两百条。这就说明“地下嘻哈音乐人首先有独立的受众,而且这些受众的忠诚度和黏度都很高。”

车澈最早接触嘻哈是在2001年听到MCHotDog热狗,热狗的《十三号天使》和黑棒的《霞飞路87号》都是他喜欢的作品。在《舞林大会》、《舞林争霸》、《中国好舞蹈》等节目中的工作经历让车澈对街舞非常熟悉。从二三月份开始,车澈开始每天强制自己听参赛选手的说唱作品,“很多人很多歌的歌词我都能背下来”。

之前在《蒙面歌王》和《蒙面唱将猜猜猜》每年和成名歌手定一百多首歌的经历则让车澈培养了对音乐流行度的敏感。“录小青龙和辉子的《Time》时我就说这首歌一定会火。”同时,蒙面系列也让车澈认识了一批优秀的制作人,《蒙面歌王》的音乐总监是梁翘柏,《中国有嘻哈》音乐总监刘洲则参与过《盖世英雄》。

这一切都为车澈做《中国有嘻哈》做好了各方面准备,但《中国有嘻哈》仍面临着重重困难,其中最主要的是“建立跟嘻哈文化圈层的一个信任”。这种不信任既来自于地下嘻哈歌手也来自于摩登天空这样的音乐厂牌,这种不信任在海选录完达到了顶峰——当时近800名参赛Rapper经过两轮筛选最终只留下了70名。

面对铺面而来的质疑和diss,车澈并没受影响,“如果我觉得一个东西对的时候,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要脸的人。”但《中国有嘻哈》还是遇到了孙旭、李秋泽等说唱圈前辈的帮助,由此慢慢与选手厂牌建立互信。第一期播出之后,随着吴亦凡的“你有Freestyle吗”,《中国有嘻哈》口碑逐渐反转如今豆瓣评分7.1。

《中国有嘻哈》明星制作人

除了GAI、鬼卞、PG One等话题性选手,《中国有嘻哈》也一路创下了网综最快破一亿和两亿点击量的历史。这种局面的形成除了不妥协,节目真实性与技术水准也是重要因素,两亿投入以及陈伟、岑俊义、刘洲等人的加入保证了节目的制作水准,剧情式真人秀的方式则将嘻哈选手性格里的简单直接进行了多方位呈现。

车澈这样解释剧情式真人秀,“一部电视剧有很多人物,他们中间有恩怨情仇各种故事。《中国有嘻哈》当然是存在比赛逻辑的,但我们是以比赛为载体突出的是这些选手和制作人一路走来发生的各种故事。比赛是我们的底层逻辑,只不过我们的剪辑和后期呈现是以电视剧的方式呈现,所以我们称它为剧情式真人秀。”

毫无疑问,这种剧情真人秀为疲态尽显的中国音乐选秀带来了新鲜感与生命力。

在车澈看来,中国音乐选秀的困境是一个被讨论过多年的话题。“2007年我作为一个小编导参与《加油!好男儿》,那时超女快男经过三年爆发开始遭遇质疑,结果《中国好声音》出来之后一夜之间又井喷了,号称音乐选秀2.0时代。”

“《中国好声音》之后又出现了《我是歌手》、《跨界歌王》这些明星真人秀节目,这波浪潮里我做了一档我的代表作《蒙面歌王》。今天大家又说《中国有嘻哈》是带有生命力的,我承认此时此刻是,它会不会衰减,一定会的,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出现的会是什么。”

在车澈看来,观众的审美疲劳是音乐综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中国社会进步太快了,我之前和岑俊义聊天还说我们是一群被逼着进步的人。当年我们做好男儿觉得很先进,现在根本不能看。蒙面系列用了鬼畜和搞笑的内容,现在我们又做剧情式真人秀,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赶上下一个,我们只能逼着自己不断更新。”

以下为三声(ID:tosansheng)与车澈的对话:

三声:作为《中国有嘻哈》总导演,你在节目里面主要负责哪些工作?

车澈:其实电视的创作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种特别私人化的创作,它是一个特别完整的工业产业链条。总导演对我来说其实是方向的把握、判断以及决定。我们有编剧组,有真人秀导演组,有才艺导演组,有舞台导演组还有选手管理组和宣传团队,每一个人在链条上都是环环相扣的,我可能就是更多的做一些决定。

三声:有想过《中国有嘻哈》会因为Freestyle走红吗?

车澈:事先确实没想过,Freestyle这个点不是事先设计的。当时Kris问我说他能考什么,我说你什么都可以问,因为当时的规则就是制作人随便去考,你让他过就过,不让他过就算了。那在Kris看来,Freestyle对他选人很重要他就问了。当然在后期我们在剪辑上也都剪了出来,肯定也有这样的因素在。

三声:外界称《中国有嘻哈》的制作团队为“综艺天团”,合作过程中感觉如何?

车澈:非常好,沟通成本很低。我觉得大家处在一个业务层面上,以同一种标准在看待一个问题,然后因为大家都很专业都很有经验,那么沟通起来成本就很低。大家沟通不外乎讨论对错,你有你的意见,我有我的意见。不管彼此认不认同,但是大家能马上听懂加上大家的心态又足够的开放,都是为了节目,合作很顺畅。

三声:在制作《中国有嘻哈》的过程中,你对它最终的呈现效果有怎样的预想?

车澈:我其实希望看到正能量,我不想看那种悲悲戚戚的东西。我想看到的是青春、热血、兄弟情谊、真实、无所畏惧、敢于表达。什么是青年文化,青年文化就是青年人喜欢的文化,他喜欢是第一层面,然后我们想去倡导他应该去努力的追求。我其实不喜欢一些小孩二十几岁天天就特别忧郁,有什么好忧郁的。

三声:谈谈《中国有嘻哈》的三个制作人吧,一开始其实大家还有一些争议。

车澈:我觉得这三组制作人对我来说是不二人选。为什么说是不二人选,因为我基本上没有攻坚的过程。很多时候项目在和艺人谈判过程中是要攻坚的,这个没有攻坚,就是我们发出邀请,然后对方也非常愿意,大家属于一拍即合的状态。

吴亦凡一开始受争议证明了大众潜意识里的偏见。很多人一上来就说吴亦凡不懂HipHop,为什么不懂HipHop因为他是一个偶像,就是人们把偶像和不懂HipHop这件事对等起来了。最终人们通过吴亦凡的表现发现了他是有自己专业度的。

三声:怎么看待《中国有嘻哈》里underground一派和男团女团之间的冲突对立?

车澈:我们之所以把这个事情在剪辑里强化出来有两点考虑,一是这是真实发生的,这两类人之间确实有一些矛盾,二我们也想让大家看到其实音乐是重要的。因为慢慢走到后边,大家互相之间理解了,后来双方其实是达成了一定的和解。

三声:怎么评价《中国有嘻哈》里选手们的制作水准,和国外相比呢?

车澈:我是这样理解这件事的,首先中国流行音乐的制作水准是不低的,无论是编曲、乐队还是电子音乐,所有这些技术水准已经跟国际接轨了。说到音乐水平,我觉得唯一没办法判断好坏的就是文艺作品。文艺作品就是以打动人为最终目的。

小青龙和辉子的《Time》那首歌从编曲上来讲不是现在最流行的,但是他一下子就打到你心里,你能说不是好音乐。我觉得音乐就只有能走进人心里和不能走进人心里,没有什么先进和落后的水平。

三声:作为一个音乐综艺的导演,能不能谈谈做这个工作的感想?

车澈:我觉得它让我快乐带给我感动和荣耀。节目其实就是文以载道,节目是一个载体,导演的快乐在于可以让这个载体充斥着你自己的价值观。我做《中国有嘻哈》满足了三件事。第一件是青年文化是有价值的,第二件是我们不应该拥有刻板印象,第三点原来中国的年轻人可以不那么丧,嘻哈不是全充斥着低级的东西,它也有正能量有感动在里面。

三声:音乐综艺发展到现在已经疲态尽显了,《中国有嘻哈》会为音乐综艺提供哪些借鉴,它的出现是一个偶然吗?

车澈:《中国有嘻哈》不是一个偶然,它诞生在我手里是一个偶然。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弄潮儿,这个时代的潮头顶到这儿,就该中国HipHop走到这一步。可能不是2017就是2018,不是2018就是2019,不是《中国有嘻哈》还会是别人。是时代选择了我们这个节目,它一定会出现。

三声:爱奇艺在《中国有嘻哈》上还有哪些计划?

车澈:爱奇艺接下来肯定会把青年文化作为一个侧重方向,从我个人层面来说,爱奇艺可能还会推出一系列青年文化的头部内容。我们肯定希望《中国有嘻哈》第二季能够做得更大更好,我们希望借由我们的平台把更多更好的中国年轻的嘻哈音乐人去放到市场上。

三声:怎么看待商业化在嘻哈文化发展中的作用?

车澈:商业化非常重要,美国很多主流嘻哈歌手都是商业的。但是underground是土壤,underground为嘻哈提供了生命力,钱没办法打造嘻哈明星,红花会和GOSH都是在土壤里生根发芽做了多年形成的,商业化的作用是把它放大。《中国有嘻哈》的作用也是放大,但一个节目不能承担起嘻哈整个青年文化发展的责任。

但如果我们觉得一个东西是对的,我们用自己的能量去做它,这是我们的价值。事实上爱奇艺确实就是把巨大的资本放在青年文化上,并且一开始就做好了在商业上没有立即回本的准备。它是一个潮流,潮流不是我们推动的,我们只是在这个潮流里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坚持我们觉得对的事情就好了。'

大棚管生产厂家

温哥华海运

全自动贴体包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