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江门职业性白血病人心愿不准再让人受苯中毒危害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1:49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江门职业性白血病人心愿:不准再让人受苯中毒危害

从自我维权到助他维权,江门职业性白血病人8年艰辛维权路走出宏大心愿—— 不准再让人受苯中毒危害

职业性白血病人易业挺坚持走维权之路

文/图羊城晚报记者陈强实习生刘颖 易业挺今年只有33岁。但他与白血病同行已有8年之久,基本丧失劳动能力,在病房和家之间来回兜转,游走于生与死的边缘。 早在2005年,在江门做冲压工的易业挺就被医院诊断出白血病。8年来,这名职业性白血病人不停地抗争、打官司,乃至向人大提交法律修改提议。虽屡战屡败,却从未停止。除了为自己维权,易业挺还帮助工友们维权。 6月20日,冒着炎炎酷暑,拖着病痛之躯,他赶到广州,为心中一个更宏大的计划进行前期调研:希望中国工厂停止或减少使用会致癌的苯,选择用替代物进行生产。 诊断职业病花了21个月 2005年8月,易业挺回湖北老家探亲,在医院查出患“急性早幼粒白血病”。这让他彻底懵了。作为一名曾经的野战军人,后来还断断续续接受过搏击、武术等训练,身体强健的他压根没想过会患上白血病。 易业挺当时是江门市新会中集集装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集公司”)一名冲压工。因为在公司办理了医保,便被亲属护送回江门,入住江门市中心医院,同样诊断为患急性早幼粒白血病。 易业挺家族内并没有白血病患病史。他在查找白血病相关资料的过程中得知,长期处于含苯量高的环境中可能引发白血病,这让他想到了公司车间内刺鼻的油漆味和粉尘。“我们车间是一个混合车间,冲压工、打砂工、喷漆工、烤漆工同在一起,弥漫的油漆味刺鼻不已。” 2005年10月,易业挺找到了公司工会主席,要求公司替自己做职业病诊断。这一要求遭到拒绝。“当时工会给我的答复是,别人在公司做了十几年都没有得白血病,你才来了两年,怎么可能是职业病。” 2006年3月,易业挺完成了第三个疗程的化疗后,他带上病历,向江门市职业病防治所提交了职业病诊断申请。接待他的一名工作人员看完材料后说,白血病不是职业病,他所在的公司也没有职业病。“承担职业病诊断的医疗卫生机构进行职业病诊断时,应当组织三名以上取得职业病诊断资格的执业医师集体诊断,综合分析后才能确定是否是职业病,可是当时她看完病历就直接判定我不是职业病了。”易业挺不甘心。 2006年7月19日,易业挺向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申请职业病诊断,院方要求他提供相关材料。按照《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如实提供诊断申请者的职业史、既往史;职业健康检查结果;工作场所历年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评价等资料。于是,他不断地向公司提交出具职业史证明的申请。“公司连一张纸片内容都没有提供给我。”在易业挺的一再催促下,2006年11月,省职防院委派专家去中集公司做了环境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中集公司工作环境空气中含苯。同年12月,中集公司先后出现几例苯中毒。 2007年1月31日,易业挺收到了广东省职业防治院的入院通知书,进行职业病诊断观察。4个月后,易业挺被确诊为“职业性肿瘤”。“患病到诊断为职业病,就花了21个月。” 维权求补偿一再打官司 2007年6月易业挺被认定为工伤,2009年5月5日被鉴定为贰级伤残。从2005年8月被诊断出白血病到2006年3月,易业挺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这期间中集公司每月向他支付300元工资。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33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间,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支付”。第64条第2款规定:“本条例所称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中集公司认为起算时间应当为易被诊断为职业病的2007年1月,而易认为应当为诊断出白血病的2005年8月。原来,2006年3月,中集公司以易业挺身体不适,无法再继续之前的工作为由,将他的岗位调整为舍监,工资也由原来的3000多元降为1465元。起算时间的认定,直接影响停工留薪待遇和工伤赔偿。 2007年9月,易业挺向江门市新会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请求,要求中集公司支付他在2007年1月之前垫付的住院医疗费和护理费,并按照2005年8月之前12个月内的平均工资补齐工资差额及经济补偿金等,但仲裁裁决全部驳回其请求。 2008年1月15日,易业挺向新会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驳回易业挺索要工资差额及相应经济补偿的请求。易业挺后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法院判决部分支持了易业挺索要工资差额的请求。 2010年7月20日,易业挺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要求确认中集公司降低其工资的《调岗协议书》无效,同时继续主张中集公司应按其患白血病之前的月平均工资标准补发患病之后的工资差额及相应的经济补偿金,但法院驳回了易业挺的再审申请。 2011年7月,易业挺就此案向江门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未获支持。2011年10月,易业挺继续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2012年12月,广东省高院提审此案。 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2011年底,易业挺还和中集公司另外三位职业病患者一同向江门市新会区劳动争议仲裁委提起仲裁,要求中集公司支付相应的民事损害赔偿。两个月后,仲裁委以中集公司已足额支付了相关工伤待遇且民事赔偿不属于劳动仲裁范围,几乎全部驳回仲裁请求。 之后,四人向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起诉,但判决基本维持仲裁裁决结果。易业挺再一次向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二审裁定发回重审。今年4月,新会区人民法院开庭重审这一案件,现在还未宣判。 见新法出台生宏大构想 多年的维权经历让他俨然成了半个职业病法律专家,在身体状况好的时候,他会向职业病患者分享维权经验和职业病法律知识。“很多职业病人没有基本的法律意识,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职业病。” 他还曾先后两次向全国人大提交《关于职业病防治法修改建议》,希望现有法律在职业病诊断机构的垄断和职业病后续治疗等方面做出改进。 2011年底,修改后的《职业病防治法》出台,他乐见于其中的改变:在诊断机构的垄断问题上,新法打破了用人单位所在地和经常居住地诊断机构的局限,将劳动者户籍所在地纳入了选择范围,规定符合有关条件的医疗机构均可取得职业病诊断资质。 在诊断依据上,新法规定,用人单位始终不提供工作场所职业病危害因素检测结果等资料或者提供资料不全的,可将劳动者自述纳入诊断依据的范围。“虽然还有很大改进空间,但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今年两会前夕,他和近140名职业病人联名上书,希望将职业病人纳入残疾人保障范围,为职业病人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只有法律才是我们最后一道屏障。”经历过职业病维权的困难与艰辛,易业挺“不想再看到受害者像我这样”。 最近,他有一个更宏大的构想:把苯剔除出生产环境。“我们是最严重的受害者,只有我们才知道,才深切感受到苯中毒对我们的危害。”易业挺希望倡导减少或剔除生产环境中的苯,不准再有人遭受到苯中毒的危害。 目前,他从认识的工友们开始,调研苯对人产生的危害性和侵害人体方式。“形成一个调研报告,再向政府有关部门提交报告,倡导没有苯的生产与生活。”

上海产品结构设计

设计公司

威海产品设计

盐城工业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