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数字商业时代杂志WAP三人行

发布时间:2021-01-22 07:06:56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仅仅用了两年9个月的时间,3G门户(手机输入登录)就从零开始,成为中国最大的WAP门户网站,注册用户数量达到3700万。截至2006年12月,3G门户流量份额达到21.7%,高居榜首,其市场份额比位列第二至第五名的WAP网站的总和还多。

“今年实现盈利应该没什么问题。”8月22日,3G门户CEO邓裕强在北京分公司信心十足地告诉《数字商业时代》记者。隔壁办公室里,是3G门户总裁张向东,他们两人很少同时出现在北京,广州才是他们公司的大本营。此时,担任公司COO的常映明正留守广州打理内务。

很少人知道,张、邓、常3人曾是北京大学信息管理专业的同学,1999年毕业后各奔一方,随后又因为3G门户而再度聚首。

在很多情況下,创业都可能成为梦想跌落的深渊,怀着激情与梦想,以及兄弟般情谊组建的一个个团队往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最困难的初创阶段过去之后,一种诅咒般顽固的力量让团队内部产生分化。方向的分歧尚属良性,多见的是权与利的恶性内部争斗,随后团队分崩离析,成员反目成仇。这样的例子即便在方寸大小的中关村也比比皆是。

但3G门户的3位同窗好友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是个例外。

性格密码塑造3G门户“三剑客”

此时,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2007-2008赛季刚刚拉开序幕,而3G门户享有这一赛事的独家无线互联网转播权,利用3G门户的服务,用户可随时随地用手机收看英超实況。类似的赛事几乎总是意味着WAP用户数的进一步增长。去年德甲赛事期间,WAP用户规模的环比增长率达到18.3%。

而这将进一步让邓裕强当年对张向东描绘的梦想变成现实。易观国际在最近的《2006-2007中国无线互联网专题分析报告》中指出:2008年中国无线互联网用户将超越传统互联网,在无线互联网用户中拥有最大影响力的3G门户正面临高速增长的开端。

“邓就像拥有一个能预见未来的水晶球。”张向东说,“他总是能看到三、四年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张认为,出生于广东的邓裕强的商业敏感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南方人天然的务实性格以及其商人家庭的背景。

邓裕强沉稳内向,腼腆而讲求效率,似乎凡事都有着长远打算。张向东的性格则与之迥然不同,他张扬奔放、充满理想和略带浪漫主义的激情,对生活细节的观察细致入微——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他毕业之后曾经渡过一段相当成功的媒体记者职业生涯。而在1995年考入北京大学信息管理专业的诸多学生中,还有一个人与他们性格都不尽相同,那就是常映明。

“我是经常翘课,甚至基本上不上课去玩电脑,打游戏,经常想些在老师看来无聊的事情,而常映明是个守规矩的人,他会经常上自习、听课、记笔记,张向东是课外活动比较多的,到处去认识新朋友,总是想着哪里有机会。”邓裕强这样描绘三人各自的特点。

不过在张向东眼里,邓裕强虽然平日讲话不多,但看起来总是在酝酿着宏伟的计划,比如大学时代就设想着怎么利用租房赚钱。1999年,三人毕业,张向东进入一家互联网公司,很快又组建自己的软件公司,其后南下广州,来到《新周刊》做记者,“我还是喜欢观察者的角色。”张向东笑着说,“邓裕强的目的性则很强,选择每份工作都是有预谋的。”

邓裕强当年先是在东莞电信数据分局工作,因为看到短信业务制造了移动梦网和几大网络门户的崛起,而跳槽到移动,“我想知道移动是怎么利用短信赚钱的。”习得“真传”之后,邓裕强在SP最火热的时代开设了自己的公司,分享SP业务增长带来的巨大收益。

但很快,他又产生了新的想法。“因为SP业务中的不规范行为,诸如带有欺诈和强制性质的收费方式,让我感觉到虽然2003年下半年以及2004年整年是SP的黄金年代,但这种增长不可持续。”邓裕强说。

2003年的某天,张向东与邓裕强相聚,二人一如既往地喝着啤酒。“邓裕强眼睛看着天花板,自顾自给我讲述着手机互联网的梦想,然后转头问我,我们一起来做吧,你什么时候辞职。”

一星期后,张向东辞去了记者的职务,这一年6月,张、邓二人创办了久邦计算机技术(广州)有限公司。此时,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常映明正在明基电通快速成长。

优势互补才有稳固团队

久邦计算机技术(广州)有限公司开张之后,张、邓和常映明三人一次因为送老友出国而聚在一起。此时,常映明在明基已经先后担任刻录机产品经理、光存储产品经理、东北分公司经理、北京分公司经理、笔记本产品经理等职务,被明基中国营销总经理曾文祺视为得意悍将,而且在苏州也有了一个和美的家庭。

此时的久邦拥有近50名员工,张向东正面临管理瓶颈,未曾经历充分管理实践和学习的张拿出公司的管理问题一一向常映明请教,常则向其言传了一系列管理工具和操作方法。张向东心头一动,他问常映明,你为什么不来我们这里大家一起干?

之后,张向东每周给常发1~2封邮件,还把内部会议的记录发给常,常映明终于决定加盟老友的公司。“我其实非常理解常映明,因此我非常感激他,他在明基继续做下去,将有可能成为副总裁。”

常映明来到广州张向东的办公室,出差归来的张向东刚进门,常映明就对他说:“我明天来上班”。二人立即出门购买桌椅,常映明坚持要最便宜的。第二天一早,他比公司规定时间早一个小时到达公司。

“我们都是很不拘小节的人,所以当时公司内的制度管理很差,只有常映明能板着脸把所有制度逐一落实,这些事情我们做不到。”邓裕强说。张向东也表示赞同:“开始时同事们一下子感到很大的压力,常映明总是板着脸,但后来很多人非常感谢他,虽然他很凶,但他建立了一个企业应有的现代化管理制度。”

明显带有技术偏执狂倾向的邓裕强,在内部环境的稳定下得以大展拳脚,自2006年起逐步推出手机电视软件GGTV、整合多重功能的手机流媒体播放器GGlive、在线音乐软件GGmusic。2006年8月,3G门户用户数量突破2000万,日点击突破3亿。

张向东则负责筹划各种宣传发布活动,以及3G门户的推广营销。3G门户独立于运营商之外,其目前的盈利主要来源于广告收入以及注册用户的付费内容服务。张向东深知未来3G门户的竞争力将取决于有多少独家内容可以通过手机流媒体的形式进行销售,因而积极接洽漫画工作室,将大话西游改编成flash版的大话G游,随后成功策划林一峰live演唱会,这一演唱会的盛況通过GGlive的转播,内容与形式形成了水乳交融的和谐,壮大了GGlive的品牌与口碑。

眼下3G门户独家转播的英超联赛也将为3G门户带来可观的用户增长以及现金流。在3G门户与英超2007-2010赛季中国大陆地区独家转播权的拥有者上海天盛传媒共同打造的欧洲足球频道里,最新图文报道,最快捷资讯,最专业评论,都是全免费提供给网友;而对英超比赛的视频直播部分,3G门户将收取费用。

和而不同,张、邓、常三人在公司内部有明确的分工和专长,而由于同学的情谊,他们相信彼此在自己负责的领域中的能力和专业程度,因而形成了没有内耗和猜忌的稳固团队。

理想主义色彩

让团队成员着眼大局

“其实朋友一起创业,到最后很难不反目成仇,我当初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们三个人都并不会在意自己在公司的利益得失,我们都知道无线互联网的发展将改变人类的生活,而我们希望在这段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和作为。”邓裕强说。

理想主义支撑着这个三人团队的核心凝聚力。比如留着长发的张向东,在他运作林一峰演唱会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5年后,人们会记得,中国最好的现场演唱会是一个叫做3G门户的网络做出来的。”

张向东将三人共同的创业和经营视为一种快乐。3G门户因为成长迅速,而经历了频繁的搬家,当深夜,搬家公司的卡车行驶在广州的街道上时,与搬运工一起坐在货箱里的张向东抽着烟,看着一盏盏向身后退去的昏黄路灯,觉得“生活很有诗意”。

这种理想和对快乐的预期让张向东他们显得单纯,尤其是面对风险投资者时。张向东从未主动寻找VC,有天,客服的小姑娘突然跑到他的办公室说:“张向东,有人打电话说要买我们公司,他是要买我们的电脑吗?”几分钟后,这个小姑娘又跑过来:“张向东,又有人说要买我们公司,这些人怎么了?”

张向东意识到,VC即将接踵而至。从那以后,有接近50家著名风险投资商找到张向东的团队。至今,3G门户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张向东和邓裕强初次会见IDG代表是在北京,对方完全不理会他们准备好的商业计划书,只问了三个问题:你们的流量份额有多少?你们打算怎么赚钱?你们团队的几个人是什么样的人?

这甚至让邓裕强很不满:我们大老远跑来北京,他看起来对我们完全没兴趣。张向东也打定主意,不在VC身上浪费时间。第二次会见IDG的负责人已经事隔近两月,张向东开门见山地说:“我们都是技术出身,不了解VC的规则,我这儿没什么好谈,只有一个价格,还是我拍脑袋想出来的,你要是喜欢就来试试,要是没兴趣我们也别耽误彼此时间,春节之后我可不打算为这事儿费心了”。

想不到,来自IDG的代表微微一笑说:“谁让你等到春节之后了?”随即让助手打印文件,双方签署协议。就这样,2004年12月底,3G门户获得来自IDG的首轮投资。据张向东所说,3G门户获得的第三轮投资从见面到拍板只用了8分钟。

秉承着创造历史的心态经营着3G门户,他们对于个人得失十分淡泊。“我之前赚的钱其实已经足够我下半辈子不工作也过得很舒服了,我不需要更多的钱和地位,只希望未来3G门户能在中国无线互联网发展历程上写下重重的一笔。”邓裕强说。

这样的想法让张、邓、常失去了争夺个人利益的土壤,从而使得整个团队因理想主义而聚合,拥有了长久的凝聚力和生命力。

攻城三国单机版

九幽仙域

恋舞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