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今夜我要带你走-【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34:36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我已经死了,今天早上直到蕊儿站在我那张加了黑框的照片面前失声痛苦的时候,我还不敢承认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我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死的。

蕊儿披着如瀑的长发,她的眼睛红肿,表情黯淡,那张美丽的脸上布满了忧伤,我伸手去抚摩她额前的一缕乱发,想把她抱在怀里,可我却扑了空,她笔直地穿越了我身体仿佛空若无物,她抬首凝视我照片的神情让我砰然心动。

她站在那里,晶莹闪亮的耳环随着她身体的动作在震颤,我走过去想亲吻她的耳朵,我的唇还没碰到她的耳朵我就呆立住了,她的手划过照片中我的脸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身子忽然剧烈地抖动起来,抽泣声中她的眼泪纷飞如雨。

我曾经答应她等阳台上那株石榴花开的时候就娶她,现在那棵矮小的石榴树已经结满花蕾,再有几天就会蜂飞蝶绕,花开满园了。可现在我却死了,我所有的记忆还鲜明如昨日,我手里依旧拎着我的手机,一会就准备打电话给我地客户,约好今天下午两点钟见面的,我们就要签合同了。这笔定单敲定我就可以为蕊儿买到她梦寐中的房子了,我欢快地吹着口哨,不解地看着蕊儿哭泣的脸,如果她知道了这消息,她会不会开心地跳起来,象以往一样跳起来搂着我的脖子?孜俏摇?/p>

下午一点半,我准时出现在办公室,老板杰文已经在他的老板台子前坐定,我走进去的时候他没有抬头看我,他正表情严肃地翻动着桌子上的一堆文件,我怀疑他又是在故做深沉,记得有一次他喝高了告诉我,做老板就要摆出威严来,让下边的人怕。二十七岁的杰文长着一张略显稚气的娃娃脸,即便是他刻意的威严也压不住他脸上的亲切和稚气。

刚才透过玻璃门我分明看到他正笑着看手里的一个护身符,我知道那小小的机关里藏着一张他喜欢的女子的照片。我很想看清楚照片上的女子,尽管我小心翼翼地轻挪脚步,好象还是惊动了他,此刻的他正襟危坐,表情冷竣。

“奇西来了吗?两点钟我要去签合同。”我问。

奇西的手里掌握着公司好几个印章,是杰文老板的得力助手。

杰文没有抬头看我,我的话他根本听不到,这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确实是死了。

两点钟我和奇西一起准时出现在谈判桌前,一切都在按我预定的计划在进行,当双方签字盖章宣布合同正式生效的时候,我长嘘一口气。

奇西一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直到对方的人员全部走出我们的视线的时候,奇西才大声说了句:“杰总经理,你今天好奇怪!”

他琢磨我的眼神就象地球人发现了外星人一样,出门上车的时候,杰文一阵剧烈的猛咳,让我弹出了他的胸腔,原来我的魂魄一直附着在老板杰文的体内。

“奇西,我的头好痛。”杰文说完这句话就钻进了车子,一路上他昏昏沉沉不再言语。

蕊儿可以放心了,我承诺给她的房子可以兑现了。

晚上我要去拜见一个鬼师傅,他就住在我家附近不远的一栋老宅子的一个废弃的地下室里,据说他可以告诉人们前世今生的许多疑问,在我结束孤魂野鬼的飘荡游逛投胎转世前,我想问他一个问题,当然是关于蕊儿的,我不能无牵无挂地走,我的蕊儿怎么办?

今天晚上我不敢回家,上次我无意中碰到鬼师傅,他告诉我,今天晚上那两个索命小鬼会来带我走,上次因为他们的疏忽被我跑掉后,他们一直在寻找我的行踪。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扣响了鬼师傅的门。

和所有的鬼一样,他印堂发暗,脸色发青,相貌丑恶。

“林翰,你如果在明天月圆之前,不能带走你的蕊儿的话,在千年的轮回中,你们将永无见面续缘的可能。还有一个槛结,今晚你必须过,过去过不去是要看你的造化了,不过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点到为止。”他说完沉默不语,看着我的眼睛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檀木做成的烟斗,上边精雕细刻的是一幅八仙过海的画,我看到鬼师傅细眯着眼睛盯着烟斗,我知道他有这个爱好,他的地下室满是他收集来的各正烟斗,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我把烟斗递给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

“好吧,林翰,我送你件东西,他扯下自己的一缕白发,在手中使劲揉搓,然后对着神龛双手合十虔诚地跪拜,他抓了一把香灰撒在那缕头发上,一股蓝色的烟瞬间升起,那团银白的头发竟然变成了网状的一个小袋子。昏黄的灯光下小袋子发出幽幽的光,神秘而朦胧。

“拿去吧,你会用得着。”他把袋子放我手上,抬眼我看他满头汗水,神态疲惫,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鬼师傅,你没事吧?”我想伸手扶他。

我的手被他挡着,他冲我摇摇了摇手,示意我走。我走出很远的时候,回头看他,他正一言不发地看着我背影,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看看天色,正是夜深人静,万物沉寂之时,我不敢回家,沿着路边的荒草游移不决地挪动着脚步。忽然我看到两个面貌丑恶的家伙远远地向我走来,是那两个索我性命的小鬼,我化做一缕烟钻进了脚下的一个废弃的可乐饮料罐里,紧张地注视着那两个越来越近的小鬼。

“你闻到了吗?我觉得他就在附近?”一个个子稍微高点的鬼对同伴说。

“恩,是的,他今天不会再逃出去了,仔细看好了。”个子矮瘦的那个小鬼鼻音很重,他的一双眼睛正向我这方向看来,天啊,可能被他发现了。

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两个小鬼瞬间隐匿了,原来是几个调皮的街头小混混。他们东倒西歪地走来,边走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家伙可能是要路边小解,他走到我跟前,一阵尿臭的气味差点把我熏倒,他的脚踢到了我藏身的空罐。

“咣铛。”空旷的街面听到空罐滚动的声响,我在里面翻滚着,剧烈的撞击让我头痛欲裂。

“把打火机给我。”一个男孩子对身边的同伴说。

他低头把装我的罐子拣了起来,这是一个面貌看起来清秀但充满桀骜不驯味道的男孩子。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卷透明胶带,他把什么东西丢进了罐子,然后他把空罐子的口牢牢地封严。

被丢进来的是几个花花绿绿的鞭炮,接着我被他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筒里,我听到“哄”的一声,一会功夫我的四周充满了浓烟和劈啪劈啪的声音,他把垃圾筒给点着了,浓烟呛的我简直要窒息,我挣扎求救的声音被剧烈燃烧和他们的哄叫淹没了,象被丢在火炉上煎烤的饼子,此刻的我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烘烤和煎熬,我虽然没了生命,但我的灵魂却能感受到这种难耐的灼热和煎熬,我身边那几个鞭炮正愈来愈膨胀,它们就快要燃烧爆炸了,今夜我可能要归于寂灭,魂飞魄散后我可能永世不得超升,这就是鬼师傅那欲言又止的告戒吗?

我已经发不出任何声响,我就要窒息归于寂灭了,在我身边的鞭炮即将爆响的最后一刻,我想起了鬼师傅用头发做成的小袋子,我取出来,疑惑地看了看,袋子在惊惶中被我套在身上,我进入了一个封闭的袋中,四周的一切我听不到也感受不到了,那灼热和燃烧仿佛不在存在,我瞬间游离于万物之上,剧烈的震动中我飞出了空罐,鞭炮炸裂了空罐,我披着那网状的袋子跌落在路边的草丛中安然无恙。垃圾箱已经化为乌有,那几个好事的青年已经走远,两个索命的小鬼看到火光更是逃的不见了踪迹,四周死样的静寂,我浑身发抖躺在草地上缩做一团。

天快要亮的时候,我逃回那个我和蕊儿简陋的租住地,蕊儿还在安睡,我轻吻她的额头,蕊儿的脸安详中带着一抹忧伤,她能知道吗?昨夜最恐怖的时刻我曾大声喊过她的名字。我不想失去这张可爱的脸?褚刮乙呶业娜锒壹堑霉硎Ω翟龈拦遥褚怪灰阉男尤映龃巴猓突岣易撸茄谙乱桓雎只刂校岷臀仪霸翟傩J忠簧摹?a href="http:///d/" target="_blank">

在她醒来前我躲进了墙角的一个洞中,我看着她从床上慵倦地起来,穿着拖鞋紧张而有条不紊地忙碌着。蕊儿上班走后,我一个人在空旷的屋子里想着该怎么办?我实在不忍心就这样带走花样年纪的蕊儿,可我爱她不想失去她,想想千年寂寞的轮回中可能再也看不到她张熟悉美丽的脸,我的心就有种揪心的疼痛。

看看表,我习惯地穿鞋,然后拎包,准备去公司上班,八点钟我很准时地坐在我原来上班的办公桌前。透过厚厚的玻璃门,我看到老板杰文又在专心地看他胸前挂着小护身符,我走了过去,其实我即便不放慢放轻我的脚步也不会有人听到的,因为我是一个鬼,我无声无息地站在他的身后,终于我看到了他手上的护身符上的照片。

“天啊,怎么会是我的蕊儿?”我差点惊叫出来。

照片上蕊儿年龄很小,但那清纯可爱的笑脸和那熟悉的眼睛还是让我一眼认出了她,他怎么会有蕊儿的照片?

“你在哪里啊,知道我在找你吗?”我简单的功力可以看到人的内心,我听到杰文的内心的声音,知道了蕊儿他们曾经是同学,照片上的蕊儿是她高中时候同学毕业时相互赠送给同学的照片。

从单位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杰文的脸,他看蕊儿照片的神情,让我有种宽慰的嫉妒。

夜深了,那轮圆月已经升了起来,最多再有半个时辰的样子月亮就会变的滚圆了,我拎着蕊儿的鞋坐在阳台上,床上熟睡中的蕊儿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她安静沉睡的样子仿佛一只猫,她静静地蜷缩在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柔和的月光洒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有种柔和而圣洁的美丽。

皮肤白斑用什么药膏

淄博男性备孕要做什么检查【淄博市男科医院】

打一针干细胞能管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