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封杀Uber微信垄断下的口袋罪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1:25:58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微信又一次封了Uber一堆帐号的事情应该大家都知道了。到底是微信因为腾讯投资的滴滴和Uber竞争而拉了偏手,还是因为Uber营销违反了微信公布的规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我没打算专门写一篇文章去给Uber鸣冤,而想讨论个更大的话题。

但首先要明确的是,认为此事和滴滴有关是合理的怀疑,这种看法绝不是反对者所说的“阴谋论”。腾讯大额投资了滴滴打车这是公开的消息,在任何事件或者案件的调查中,资本上的联系通常被认为是明确的证据,这种资本关系一定是突破口和率先被怀疑的因素,而且往往最终会是证据链上最坚定的一环。怎么能被认为是阴谋论呢?

什么才是真正的阴谋论呢?我来举一个例子:“因为张小龙是和菜头的朋友,和菜头又是雕爷的朋友,雕爷担心Uber成为O2O的入口之后会影响河狸家的未来布局,所以走了这层关系让微信封掉了Uber”。这才是标准的阴谋论,两者对比就明白了。所以,不要随便说别人是阴谋论,这个词不应该被当作一个万能的帽子去扣翻不喜欢的论点。

大概是因为中国是一个政府过于强势的国家,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显得比政府可爱的多,哪怕垄断也可爱。所以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们,始终对企业甚至垄断企业怀有无边的善意。但实际上这是错的。稍微读读西方历史就可以知道,垄断企业之恶往往甚于 [民选的] 政府之恶,人们更容易盯着政府而忽略了垄断企业,又让这个问题变得严重很多。一个正常国家应该是几方势力平衡,互相制约。

美国是使用反垄断法最凶狠的国家,虽然当年的AT&T分拆案至今还被人们争论对错,以及效果是否正面。但不可否认的事实上,因为反垄断法的存在,美国企业的垄断小心的多,也透明的多,这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刀,它并不会天天落下来扎你一下,但你总要担心某天它会落下来,一刀砍下你的头。而中国,垄断企业并不需要有这种担心。

顺便推荐一部剧,叫做《超越时间线》(Continnum)这是一部加拿大科幻剧集,是一部描述未来垄断企业控制了国家之后的故事,它把这个话题的思考推向了娱乐业没有到过的深度,值得一看。说来有趣,加拿大人对于企业垄断和企业干扰政治的担心远甚于美国,这类作品往往也出自加拿大人之手,我之前推荐过的小说《神经漫游者》也可以算作相关话题,同样出自加拿大人之手。

继续说回垄断企业和互联网。传统的垄断企业是水电煤气电信这种基础设施,而今天,当信息本身已经成为基础设施的时候,互联网公司自然会出现天生的垄断者。无论Facebook还是微信,事实上都已经接近于垄断。今天的互联网已经不是20年前,早就不是一个个独立站点链接成的巨型网络,而是一个个巨型企业铸造起的国家,人们只能生活在其中。如果你非要生活在国界的围墙之外,那恐怕很难活下去。在这个时候,企业垄断已经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大问题,只是有人察觉,有人没察觉而已。

传统的基础设施垄断企业控制的只是生活资料,它们不太具备改变人想法的能力。互联网企业不一样,他们本身就是传媒,改变人们的想法并不困难。又有太多的生意寄生于他们之上,借此盈利。比起传统的垄断企业,互联网垄断企业更像一个完整的国家,他们提供就业,获得税收,并且制定规则去约束生活其中的人和其他企业。

最近最大的案例应该算是扎克伯格的捐赠股票行为,他们成立的这家新实体“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LLC”,是历史上没出现过的形态,现在很难说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我们不谈慈善的目的本身,它对于政治的影响很可能也是前所未有的。要是有空我也许另外写一篇关于此事的看法,在这里先不多说。

传统垄断企业提供多是单一服务,通过收费获取利润,生态上的意义不强,也很难制定什么规则,最多经常涨涨价多赚点钱。互联网企业可不一样,无论是阿里还是腾讯,都已经有了制定规则的能力。一个规则的变动可能导致一家中型规模公司直接倒闭,小团队更是无法抗衡。在这种情况上,规则已经不再是普通的规则,它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一种法律。违反这些规则很多时候代价比违反真正的法律付出更大代价,我们也必须当作法律来看待它们。

所以我们要求这些已经接近法律的规则需要具有细则,透明性,救济手段,以及在执行层面上的公平,这不是为了Uber,而是为了每一个微信用户,以及每一个尚未被腾讯投资的公司的利益和未来。

以这次微信发出的公告为例:“微信公众平台近日连续接到用户反馈和举报,反映部分公众帐号存在恶意营销,诱导分享,以及借助收集用户信息牟利的行为。”这种罪名就缺乏细则,什么叫做“恶意营销",什么叫做“诱导分享”,什么行为叫做“手机用户信息牟利”,完全没有细节定义。如果按照字面意义随便解释,我相信微信可以封掉99%的帐号,甚至连个人帐号也难逃此劫。

对比一下所谓的刑法口袋罪中曾经的经典——《流氓罪》的法条,会发现他们非常神似。在流氓罪被废止之前,它是这么定义的“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构成流氓罪”。这个“其他流氓行为,情节恶劣”,和“恶意营销,诱导分享”是一样的,存在巨大的任意解释空间。

一个营销行为,如何能区分善意和恶意呢?谁来区分,从什么角度区分?这种巨大的解释空间必然带来执行层面上的随意性,也就是我这么做没事,你这么做搞不好就被枪毙了。这种随意性如果无法被控制,最终一定会导致严重的人员腐败。

再看这个案例,就算Uber的所有相关帐号都真的违反这些规则,被封杀了,那么搜索Uber关键字没有任何结果,这又是什么道理?难道有人写一篇关于Uber的分析文章或者新闻也违反了这些规则,所以不应该被搜索到吗?这样的执行公平吗?如此执行的时候,考虑过普通用户的利益吗?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协议

网上预约挂号服务中心

挂号平台预约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