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启闭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代艺术反攻时机已到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03:32 阅读: 来源:启闭机厂家

当代艺术:反攻时机已到?

从曾经的千万标王,到去年的流拍冠军,相比于古现代书画的屹立不倒,以四大天王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般的转变。然而,峰回路转,当2009年秋拍来临,当代艺术品市场似乎正在画出一条完美的V型曲线。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系列》保利拍卖2009年秋拍拍品

苏富比拍场上的中国当代艺术品

刘小东《射击》保利拍卖2009年秋拍拍品

盛极而衰

从 2004年春季拍卖起,当代艺术指数走出了一波漂亮的价升量涨的单边上升行情。2005年中国当代艺术开始发力,自2006年春纽约苏富比《同志120 号》以97.92万美元成交后,中国当代艺术在3年内带来了多个惊叹号:2007年5月31日,北京保利2007春季拍卖会现场当代中国艺术夜场,吴冠中的《交河故城》以407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创当时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最高纪录;2007年11月6日,中国嘉德2007秋季拍卖会,蔡国强《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2002年作)》以7425万元港币的价格创下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2008年4月8日,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曾梵志1996年的作品《面具系列No.6》以7536.75万元港币成交,张晓刚、岳敏君等人的作品相继突破千万元。据艺术品价格网站的统计,2004年,只有一位中国艺术家赵无极位列在世艺术家最高价格前十,但到2007年,10位作品最好卖的艺术家中有5个来自中国,紧紧跟随在里希特和达明·赫斯特之后的是张晓刚。那一年,据艺术品价格网站的统计,张晓刚作品拍卖总价格达5600万美元……一时间,中国当代艺术被推向一个巅峰。某知名媒体甚至以封面文章《最暴利的行业——艺术》给持续升温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下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定义。

然而,好景不长。在金融危机的持续冲击下,2008年秋拍在一片对市场唱衰声中开槌,并在随后的半年中以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速度滑落。2008年秋拍油画及当代艺术板块成交总额仅为 2007年成交总额的36.09%,跌回3年前水平。天价当代艺术品开始回落,成交价比春拍同名次拍品均下降50%至60%,流拍率高达42%。在 2008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上,曾梵志早期作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最终流拍。而在此次秋拍前,曾梵志的作品在香港的佳士得、苏富比拍卖会中亮相,估价在千万元左右的顶级作品无人问津。而在2009年春拍中当代艺术品市场也再次延续了下滑的势头,18位“当代艺术梦幻之队”成员几乎全盘泛绿,下跌幅度也都以四五成为主。而在4月9日香港苏富比春拍的“当代亚洲艺术”专场上,张晓刚的作品“失忆与记忆系列”之《无题》,拍出了480万港元,与去年同期拍卖的张晓刚《血缘:大家庭3号》落槌价4740万港元相比,可以说只是个零头。虽然两幅画的尺寸和时代不一样,但两者差价的巨大依然让人倒吸一口凉气。零头,成了盛极而衰的当代艺术品市场的最佳写照。

谷底反弹

伴随着市场的大幅下滑,一时间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崩盘的说法甚嚣尘上。“应该说,秋拍是个关键节点,而苏富比开了个好头。”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王凤海告诉记者,“我判断艺术品市场将会企稳向好。”王凤海表示,所谓当代艺术品的崩盘是不可能的,只是在金融危机的外部冲击和自身发展过快的调整需求共同影响下形成的一种正常回调,以四大天王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体现和记载了当代人的心理、生活和行为方式,有着非常艰苦的积累过程,也具有自身独特的、不可替代的艺术价值。而一些业内专家也对导致当代艺术品市场飞速下滑的原因进行了探究,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品的大幅下滑和金融危机的关系并非人们想象中那么密切,更多的是过度上升的市场借势正常调整。根据英国《星期》周刊的估算,2005年至2006年间,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升幅达983%,有的作品甚至升值了300 倍,这样的现象不得不令人警惕。

除了人民币升值和热钱涌入的大背景,以及被人为恶意炒高、受西方游戏规则操控的因素之外,业内专家指出,导致当代艺术品市场混乱的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缺乏完善的艺术品市场机制,因此缺乏“抗风险”能力。在中国,拍卖公司和画廊本末倒置。本应是二级市场的拍卖公司反而充当了一级市场,而画廊一直处在拍卖公司的市场夹缝里生存。在成熟的西方艺术品市场中,画廊作为艺术品的培育场所,为拍卖公司输送在市场上已经成熟的作品。而在中国恰恰相反:如果作品拍卖成功,那么画廊对于这个艺术家作品的销售就跟着涨;而如果拍卖行情惨淡,也会直接影响画廊的相关销售业绩。此外,中国目前没有针对艺术市场的政策和监管制度,这也是造成艺术品市场混乱,“黑市”交易横行的原因。在过去几年的许多天价成交纪录中,存在着人为因素,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上炒作机构的“天价做局”已成为市场的隐忧,不少天价纪录只是一种价格表演,泡沫成分很多。

如果放在两年前,说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含有水分,不少拍卖行会持绝对反对观点,而这样的态度在今年的秋拍中已极为罕见。许多拍卖会开始在预展时就频频下调作品底价,以确保成交,这样的做法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苏富比当代艺术拍卖专场超过80%的成交率,一改春拍将近一半精品流拍的颓势,甚至包括四大天王的作品也都给出了100万~200万港元的低估价,成为顺应市场的成功之举。“现在回过头来看,2009年初是入手这些当代艺术精品的最佳时机,当时的价格低得吓人。”一位香港资深藏家告诉记者,“从这次苏富比的拍卖价格普遍高于估价上来说,中国当代的艺术品可能在2009年的秋拍中走出止跌回升的行情。”在此次苏富比的秋拍中,以岳敏君的《帽子系列──才子佳人》为例,成交价为638万港元,几乎超过了之前最高估价350万港元的一倍,“这显示了挤掉水分的当代艺术精品已经体现出了良好的投资价值。”

电子压力控制器

小型熬糖机批发

冰糖

电源柜